“雪域信使”其美多吉_專題_央視網(cctv.com)

時代楷模

“雪域信使”其美多吉

這個從雪山中走來的康巴漢子,30年來其實就幹了一件事,開郵車,跑郵路。這條路,是一條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雪線的“雲中路”,是一條翻數座大山、繞千仞絕壁、穿萬丈險崖的“極限風光帶”,是一條能體驗十里不同天、一天有四季的“氣候長廊”,更是一條連接祖國內地與西藏的“生命線”。從甘孜縣至德格縣,全長209公里。

其美多吉:雪線郵路的幸福使者

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,長途郵車駕駛員其美多吉,30年來,冒着生命危險,穿行在這條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線郵路上,承擔着內地進藏郵件的轉運任務,他被譽為是川藏線上的英雄信使。

1989年,其美多吉因為車開得好又會修車,被甘孜縣選中開上了全縣唯一的郵車,開始跑這條海拔最高、路況最差的路段。這條路沿途海拔從2500米一路攀升至5000米,還要翻越四川最高的公路埡口雀兒山埡口,山上最窄處不足4米,一邊是碎石懸掛,另一邊是萬丈深淵。

危險係數大,不僅要求駕駛員技術高超,加上高原氣候惡劣,很多人都堅持不下來。而其美多吉每個月都要在這條路上往返20多趟,冬季遇到大雪封山被困,進退兩難更是家常便飯。

除了沿途條件艱苦,人身安全也考驗着其美多吉。2012年9月,其美多吉在路上遭遇歹徒持刀搶劫,為了郵件安全,他身中17刀,被打斷四根肋骨,還傷及頭蓋骨。熬過了一年的痛苦治療與康復,他又主動要求重返崗位, 再次開起了郵車。

30年來,其美多吉很少在家過年,每一次的遠行都讓家人百般牽掛。

而在其美多吉看來,他送達的每封信、每個包裹滿足的卻是更多人的幸福。

30年間,其美多吉在這條路上行駛總里程達140多萬公里,相當於繞地球赤道35圈,他駕駛的郵車從未發生一次責任事故,圓滿完成了每一次郵運任務。 [詳細]

其美多吉:雪線郵路上那抹流動的綠

眼前只有一片白,已然分不清天和地,汽車前擋風玻璃上的雨刮器也失靈了,只能把頭伸出窗外看路……在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,其美多吉又遇上了“風攪雪”。山路靜得可怕,只聽見呼呼的風聲,在這茫茫的雪山峭壁間,只有他和駕駛着的這輛綠郵車是還在移動着的活物。

這樣的景象,其美多吉不知道遇到過多少回了。都説“冬過雀兒山,如闖鬼門關”,雀兒山所在的這條郵路屬於雪線郵路,是從四川省甘孜縣至德格縣長209公里的一級幹線汽車郵路。這也是一條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雪線的雲中之路,一條翻數座大山、繞千仞絕壁、穿萬丈險崖的極險之路,更是一條連接祖國內地與西藏的生命之路。

其美多吉,這個55歲的康巴漢子,是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四川省甘孜縣分公司長途郵車駕駛員、駕押組組長。這條雪線郵路,他一跑就是30年!他6000多次往返於這條郵路,行程140多萬公里,以堅不可摧的信念駛過雪域的村村寨寨,為人們帶來遠方的消息,温暖着人們渴望的期待,被譽為雪線郵路上的“英雄信使”。

“只要有郵件,郵車就得走;只要有人在,郵件就會抵達”

從甘孜到德格209公里的路途,是甘孜州綿延5866公里、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的“雪線郵路”最危險的一段,這裏途經“川藏第一險”——海拔5050米的雀兒山埡口。

鬼招手、陡石門、38彎道、老虎嘴……雀兒山路段的這些地名,聽着就讓人膽寒,這裏的道路曲折險峻,幾乎是在絕壁上開鑿的,一面是碎石懸掛,一面是萬丈深淵,路面最窄處只有4米,僅容一輛大車慢行,夏季有暴雨、冰雹,冬天有雪崩、風攪雪,再加上高寒、低壓、缺氧,許多老司機走到這裏都腳打顫。

然而,在2017年9月雀兒山隧道通車以前,這條路段其美多吉每個月都要開着郵車翻越20多次;這裏就跟自家院子一樣,山上哪裏有落石,哪裏會有泥石流,哪裏有暗冰,哪段路上的積雪有多厚,哪段路基較硬,什麼天氣會有什麼路況,他都瞭如指掌。

每年10月至次年5月,是風攪雪當道的季節。2016年農曆大年廿九,其美多吉如往常一樣開着郵車行駛在山路上。突然,對面的道路不見了,風將雪吹起來,在路上形成了一座雪山。怎麼辦?過年了,山裏幾乎碰不到其他車輛,沒有幫手,車完全開不過去。其美多吉不能離開郵車,便請求一位路過的老鄉幫忙。老鄉走了整整5公里帶回3個熱心人,5個人一起鏟上兩三米,就趕快把車往前開一段,否則清好的路又會被雪堵上,清一段開一段,彎腰揮鏟、上車掛擋,用了4個小時最終脱了困……

更艱險的是雪崩,雪球突然從山上滾下來,越滾越大,幾十噸重的車子也會被瞬間推下懸崖。2000年2月,其美多吉和同事在雀兒山上遭遇雪崩。雖然道班就在距離一公里遠的地方,但為了保護郵車和郵件的安全,他們死守郵車,用水桶和鐵鏟一點一點剷雪。這一公里路,他們走了兩天兩夜……

在雪線郵路堅守30年,積累下來的豐富經驗不僅幫助其美多吉渡過了一個個難關,也被他用來幫助別人。30年來,雪線郵路上哪裏發生了交通事故,他就成了義務交通員;哪裏的過路者生命安全受到威脅,他就成了義務救助員。他曾有過一天之內幫20多輛軍車開過冰雪路段的紀錄,他帶在車裏的氧氣罐和藥品,在漫天風雪、進退無路的危難關頭,挽救過上百陌生人的生命……

雪線郵路上的30年堅守,是寂寞的、孤獨的,但其美多吉從來沒有後悔過,“只要有郵件,郵車就得走;只要有人在,郵件就會抵達”。30年來,其美多吉和他的郵車從未發生一次責任事故,圓滿完成了每一次郵運任務。在大夥心目中,雪線郵路上那抹流動的綠,就是保障安全的“航標”。

“郵車就像是我的第二個愛人,我怎麼可能放棄呢”

其美多吉,在藏語裏有“金剛”的意思;人如其名,其美多吉皮膚黝黑,一米八五的大個兒,蓄一把濃密的絡腮鬍,扎一條整齊的馬尾辮,一張稜角分明的臉寫滿堅毅與執着,宛如怒目金剛……

雪線郵路上不僅路況複雜、氣候惡劣,過去車匪路霸也時常出沒。在一次生死考驗面前,這位怒目金剛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,用鮮血和生命守護着郵件和郵車的安全。

2011年,其美多吉的大兒子婚期臨近,卻突發心肌梗塞去世……妻子精神幾乎崩潰,這場打擊也讓平時喜歡開着郵車唱着歌的其美多吉變得沉默寡言……但命運的考驗並沒有擊垮這個堅強樂觀的康巴漢子,整理好心緒,其美多吉又開着郵車上路了……

2012年9月,其美多吉駕駛郵車途經國道318線雅安市天全縣境內,在一個陡坡處,車速減緩,突然,路邊竄出一羣歹徒,手裏揮舞着砍刀、鐵棒、電棍,將郵車團團圍住,其美多吉擋在郵車前,來不及反應,刀和棍棒已落在他身上……

醫院搶救時,人們發現他身中17刀,肋骨被打斷4根,頭蓋骨被掀掉一塊,左腳左手靜脈被砍斷……在重症監護室躺了一個星期,他掙扎着撿回了一條命。然而,手術3個月後,他的左手依然不能合攏。成都多家醫院都診斷相同:肌腱斷裂,復原的機率幾乎為零。這意味着其美多吉不得不提前“退休”。

接連遭遇精神和身體的重創,其美多吉並沒有認命!為了不提前“退休”,他四處求醫,想治好自己的左手,重新上路。多方求助下,一位老中醫教給他一套“破壞性康復療法”:通過強制弄斷僵硬的組織,再讓它重新癒合。這個過程如同再經歷一次傷痛,每次完成康復訓練,這位金剛都疼得把嘴脣咬出血。兩個月後,奇蹟出現了——他的左手的運動機能竟然恢復了。

傷好後,不顧同事和家人的勸阻,其美多吉再次開上了魂牽夢縈的郵車。迴歸車隊的那一天,同事為他獻上哈達,他卻轉身把哈達繫上了郵車,踩離合,掛排擋,轟油門,郵車啓動,其美多吉感到,逝去的兒子和曾經的自己又回來了……

“郵車就像是我的第二個愛人,我怎麼可能放棄呢?”他線條硬朗的臉龐上寫滿了歷經風雨後的温和與淡定。

如今,其美多吉所在的駕押組,最大的55歲,最小的26歲;大夥兒和其美多吉一樣年復一年奔波在雪線郵路上……

2018年,其美多吉帶領班組安全行駛62.49萬公里,向西藏運送郵件41萬件;運送省內郵件37萬件,連續30年機要通信質量全紅。

“每當老百姓看到郵車和我,就知道黨和國家時時刻刻關心着這裏”

每到年根,到處可見歸家的匆匆腳步,然而,對於其美多吉來説,“年”卻是一個讓他感到愧疚的字眼。在雪線郵路上開郵車開了快30年,他只有5個除夕是在家過的。別人家過年熱熱鬧鬧,他家卻總是少個人。“挺對不起家人的。”其美多吉説。

但是,對於那些連行車都困難的藏族村寨,連手機信號都難以覆蓋的深山牧區裏的羣眾來説,見到其美多吉,就如同見到親人。

四道班的道班工人莫尚偉、黎興玉夫婦在雀兒山堅守了23年……説起與其美多吉的感情,他們説,其美多吉是信使,更是親人。不光是人,連五道班的大黑狗“莽子”看到他,每每都會搖着尾巴蹦蹦跳跳地跑過來……這條威猛的看門狗在他面前温順得不像話。對於道班來説,荒涼的生命禁區,郵車那帶着獨特節奏的兩聲鳴笛是隻有他們之間才懂的默契;他送來的報紙和家書更是滋養道班人精神世界的唯一營養。

“我小時候,高原上的車很少,除了軍車就是郵車。在我的家鄉,第一份報紙和中專生的錄取通知都是郵遞員送來的。”其美多吉説,“一看到郵車,鄉親們就站在路邊不停地揮手。那時候我就想,要是能當上郵車司機,多光榮、多神氣啊!”如今,兒時的夢想成真,一封封郵件、一份份藏文報紙、一個個快遞包裹為藏區鄉親們帶來的幸福和喜悦,讓其美多吉更加認識到自己這份工作的意義所在。

“從前的郵車載重5噸、4.2米長,現在換裝的郵車載重12噸、12米長。”其美多吉感嘆,這些年郵運工作的變化非常大。現在隨着電商的發展,包裹越來越多。不僅運進藏區的東西多,運出去的東西也多了起來。雅江的松茸、康定的藏藥、理塘的蟲草、石渠的犛牛肉等特色產品,都在通過郵車運遞出去。2017年9月,隨着雀兒山隧道的通車,貨物進出也更加方便了。

“我看到老百姓拆包裹的樣子,心裏就高興。”雖然郵件增多,工作量不斷增大,但百姓的信任和需要卻讓其美多吉十分開心。他知道,郵車穿行過的郵路已成為藏區發展的“致富路”,他更有責任讓這條路暢通無阻。

“每當老百姓看到郵車和我,就知道黨和國家時時刻刻關心着這裏。我們每一顆螺絲釘都是在為藏區安定團結作貢獻,我熱愛我的工作。”其美多吉説。 [詳細]

綜合央視網、人民日報